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禾君小筑

让心灵去旅行

 
 
 

日志

 
 

(原创)由挖蒲公英想起的  

2017-07-11 17:48:3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由挖蒲公英想起的 - 禾 君 - 禾君小筑姐姐说蒲公英可以当菜吃,我想这撑着小伞、如梦一样的小东西真的可以吗?于是也不管真假跟着姐姐就去挖,在龙游河畔的草丛中用姐准备好的小刀挖呀挖,好多,好多的。尽管我想像不出她是不是真的如姐说的那么好吃,但还是挖得很投入……纷芳的草香,清新的泥土味,曾经很熟悉的动作一下子把自己拉回到从前的记忆。
       农家的孩子都有挑猪草的经历,几乎无人例外。尽管那时一家一户一年到头只养一、两头猪,但不像现在的人省事有现成的猪饲料,也是穷。猪的吃食几乎都是一小锹一小锹挖出来各种青草。最初的时候是做姐姐的跟屁虫在周日、节假日帮着挑猪草。
      姐姐大了没人跟了就自己找小伙伴,也辛苦也快乐。一边挖一边玩,比呆在家看家带劲多了。特别是夏天放假总是三五成群的伙在一块玩,最爱在玉米地里边啃吃甜干(就是玉米秸)边侃大山。不知为何那时的玉米秸似乎特别的甜,比甘蔗也差不了多少,生产队里大片大片的玉米地很夠我们吃的呢,几个人一鼓捣就钻进茫茫的“青纱帐”寻一处似乎谁也见不着的角落,正事不做只拣甜秸吃。特甜的甜秸是不结玉米棒子的那种,吃精了的孩子大多都懂,但这在当时也是不允许的,只能偷偷的,毕竟隶属生产队。记得有一次小伙伴们又聚在一起吃,一个叫帮兰的小伙伴率先吃完把田秸根一摔得意地嚷:我没事啦!意思是她已吃完抓不着她了,没曾想看青的人却早藏在我们身翼好久,一听她说话的那份得意劲便一把揪住:你没事了,抓的就是你。啊,一旁我们吓得鸟散状箭也似的窜了出去……多少年后一想起这一幕还是忍俊不禁。唉!这世间的事真没有什么绝对,不到最后,对吧。
      少年时的记忆一茬一茬,挑猪草时的趣事多着呢,有时两个人一组,分从渠两边走,边挖猪草,边捉螃蟹玩。对面相互看,那时不像现在的螃蟹稀罕,好多好多的,它们在渠边打了许多的洞,有时会出来遛达闲逛一不小心便被我们逮着了。当然大多是小的,嘻嘻,逮着了就行我们才不管大小……也有遇惊险事的,一次和堂弟两人又在渠边边挑猪草边玩,这次不是逮螃蟹是拾圈子(草丛中的野生菇),当我看到一特大圈子正兴奋得想下手抓时,那边堂弟惊呼,姐,蛇!吓得我赶紧窜到他那边,一看,呀,那大圈子底下真伏着一条大花蛇呢,好险!
      也有落单的时候,胆小,一个人便也不走远,就在家周边乱转,糊过半篮草回家交差。
      提到糊最有趣的莫过于夏天假期里了,天热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贪玩,玩抓石子、藏猫猫之类的游戏,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快到午饭时间了,篮子里还空空的仅一小把草,咋办?赶紧想折,于是胡乱就近稍再添点儿草,再在篮子下面衬上小竹棒腾空上面虚掩些草,不在意根本看不出奥妙,好像满满一蓝子草似的,回家时如果家里有余草基本能蒙混过关,乘爸妈不注意一倒一和一点都看不出,嘻嘻,大功告成!如果家里没余粮把戏就戳穿了,少不得一阵教训……
       回忆总是好美好,余味无穷。那块曾经养育过我们又让我们当初迫切离开的土地其实一直都留在心的某个地方,从来不曾走远,从来不曾。
      姐把蒲公英弄回去搬上餐桌,我尝了一筷就没再吃,到底是草永没菜好吃!人们是怎么想的呢?不是太懂!但再一次亲近泥土的感觉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